2013大盘点之中国人“十大梦”

2019-10-09 14:47:33

  民族复兴梦

  2012年12月,国家主席习近平首次提出“中国梦”,并将其解读为“民族复兴之梦”。

  鸦片战争以降,古老中国积贫积弱。上世纪30年代,曾有过“中国人失掉自信力”的论调,鲁迅为此写了一篇《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》,以驳斥这种悲观论调:“说中国人失掉了自信力,用以指一部分人则可,倘若加于全体,那简直是诬蔑。”只要还有鲁迅所说的“中国的脊梁”在,中华民族就还有希望,民族复兴也要靠他们。作家冯骥才认为,民族的复兴,首要的是文化的复兴,如果一个社会仅仅是一个富得流油的社会,那么,它越富、越有钱,就越糟糕。

  廉政梦

  《人民日报》和人民网去年曾联合举办“两会人们最关注什么”网络调查,调查显示,反腐败连续多年排名第一。“干部清正、政府清廉、政治清明”这“三清”被写入十八大报告中,可以说满足了人民群众的期盼。

  自秦始皇统一中国,廉政监察就成为一项制度,且历朝历代都延续这一做法。在肃贪上,明太祖朱元璋的做法最为别出心裁。他支持编写了中国历史上第一部反腐教材《醒贪简要录》,给官员算账:官员俸禄折合成稻谷是多少,按照平均亩产折算需要多少亩地,农民耕种这些地需要花费多少劳力,希望以此唤醒官吏们的良心。

  廉政而长久,依赖的不仅是官员的个人品德,更是制度的完善。有设计缺陷的制度,可能导致“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,甚至会走向反面”(邓小平语),而制度的完善需要过程,反腐是具有长期性、艰巨性和复杂性的工作。

  足球梦

  足球是二十年来中国最受关注的体育项目,上到自称球迷的国家主席习近平,下到比赛现场打出“你若拼尽全力,我必生死相依”标语的普通球迷,都对中国足球寄予厚望。学者王晓渔说,中国人的“大球情结”,是“球籍焦虑”在体育上的折射,“被开除球籍”的焦虑在上世纪80年代演变为那句著名的口号:“冲出亚洲,走向世界。”习近平在2011年7月提出三大愿望——中国队世界杯出线、中国举办世界杯、中国队获得世界杯冠军,其实还是“冲出亚洲,走向世界”。

  中国足球冲出亚洲只有两次:一次是1988年打入汉城奥运会,一次是2002年打入韩日世界杯。再次打进奥运会、世界杯,并且最好是大比分痛殴东南亚弱队,力克日韩等强队,以雪“恐韩”、“恐日”的前耻,这是中国球迷的终极梦想。因为他们相信,中国足球崛起了,就表示中国真的崛起了。

  大飞机梦

  “让中国的大飞机飞上蓝天,既是国家的意志,也是全国人民的意志。我们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做成功,实现几代人的梦想。”2008年5月,大型飞机重大专项立项,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成立,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这样表示。

  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2013年9月发布的民用飞机中国市场预测年报显示,未来20年中国共需新增民用客机5288架。如此庞大的市场,岂能拱手相让,在经历“卖出8亿件衬衫才能买回一架空客A380”的尴尬之后,大飞机项目的启动势在必行。中国的大飞机一旦研发成功,不仅可以大大减轻国内航空公司的成本压力,还可能以比波音和空客低廉的价格把大飞机卖到国外去。

  乔布斯梦

  “宁波将斥资5000万培养1400名‘乔布斯’”引发热议。各方争议的焦点是:宁波要培养的“创新型领军、拔尖人才”,就是“乔布斯型人才”吗?乔布斯型人才,是不是可以通过砸钱打造出来?

  问题应该这么看:首先,中国十分缺乏像乔布斯这样的人才,对“乔布斯”的需求只多不少;其次,复制一堆“乔布斯”从技术上似乎不难,但如何复制让“乔布斯”发展壮大的环境和土壤?乔布斯早就说过,创新跟你有多少研发资金没有关系。不是中国人不够聪明,而是乔布斯最宝贵的精神财富——反叛精神,他们不太有:就像经济学者陈志武所说,在中国学校,“老师们首先做的是把每个与众不同的学生的棱角磨平”。乔布斯是要有的,只是,不是采用复制的方式——又不是打造机器人。

  诺贝尔梦

  中国国家高层次人才特殊支持计划(又称“万人计划”)第一批入选名单于2013年10月公布。“万人计划”所包含的三个层次七类人才中,最受关注的,无疑是第一层次,即“冲击诺贝尔奖100人”。

  赢得像诺贝尔奖这样的国际荣誉,对于积弱的民族来说,可以说是赢得尊敬的捷径。最好的例子是邻国印度:1913年,泰戈尔获得诺贝尔文学奖,成为获得诺奖的第一个亚洲人;1930年,印度人拉曼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。这两项诺奖,大大提升了印度的国家形象。既然印度可以,中国为什么不可以?大概从那个时候起,中国人就有了“诺奖情结”。莫言虽然圆了中国人的诺贝尔文学奖梦,但人们想要的显然不只是文学奖,而是更多的奖,于是就有了杨振宁、丁肇中等人对中国获得诺奖的大胆预测,也有了这个“冲诺100人”。

  免签梦

  据《华尔街日报》报道,在亨氏签证受限指数追踪的大约200个国家中,中国处于最底层的15%,有44个国家对中国免签。实际上,这44国免签包括了对中国公务护照的免签,持普通护照的中国公民并不适用。据@北京边检的统计,共有18个国家对中国公民实行免签、落地,而且是毛里求斯、帕劳、图瓦卢、萨摩亚、科摩罗这样的国家,确实相当少。

  2005年,在《新周刊》列出的“中国欲望榜”中,“环游全世界”以65.12%的得票率排第二,但他们中的大多数无法成行,原因之一,就是签证难办。但@北京边检对此颇为乐观,认为“随着极有可能的明年(2014年)中泰互免签证协议的签署,这18个以后可能会加个0”。果真如此,那真是大好事了。

  户口梦

  2013年对户籍制的最猛烈抨击,来自春华资本董事长胡祖六。他认为户籍制堪比奴隶制,没有什么好改革的,就是应该取消。

  人人都想要一张城市户口,而且最好是北上广这样的大城市的,因为户口跟每个人的切身利益紧密相关:医疗、骰宝大小单双、社保、养老,哪样不是跟户口挂钩?因此,几十年来,改革甚至废止户籍制的呼声不断。2013年5月,由公安部牵头制定的“居住证管理办法”草案提交至国务院法制办,显示户籍制度改革又向前推进了一步。然而,到目前为止,改革的步子还不够大,不能满足人们的期许。可以肯定的是,改革户籍制度是大势所趋,不改不行。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,“创新人口管理,加快户籍制度改革”,这也被视为一个利好信号。

  健康梦

  有宏大的“中国梦”,也有细微的“个人梦”,而在“个人梦”中,身体健康是最基本的:身体是1,其他的东西是0,没有1就没有后面的0。2013年4月,《生命时报》主持的“中国人的10个健康愿望”网络调查,结果显示,呼声最高的前三个健康愿望依次是“全家人身体都健健康康”、“吃到安全、放心、高质量的食物”、“放心呼吸新鲜空气”。

  马云曾说过,中国最大的危险不是GDP跑7还是跑8,跑6又怎么样?只要我们的水是干净的,空气是好的,食品是安全的,穷一点还能活得长一点。马云甚至说,2013年1月笼罩大半个中国的雾霾天,他反而觉得是个好事,因为这回再也没有特供的空气了,当权者也深深体会到了环境的重要性。而这正是转变的开始。

  健康就是财富,精明的投资者,最重要也是最基本的投资,就是自己的身体。

  老有所依梦

  2013年10月,“俄罗斯宣布公民永久享受免费医疗”的消息让中国老百姓羡慕妒忌恨。有专家说,真正的免费医疗根本不存在,还举出英国的例子,说搞免费医疗的结果是排队——你可以排队,但是病等不起。

  老年人是需要经常看病的群体,因此对免费医疗特别敏感。还是以英国为例子,英国从1536年就把免费医疗作为一种社会福利提供给穷人,道理正如同很多国家有“好撒玛利亚人法”,是一种道德的制度。对老年人来说,免费医疗制度为老有所依提供了切实的保障。同样的道理,有专家认为,与其规定子女不“常回家看看”属于违法,还不如想办法减少阻碍老年人迁徙的障碍,比如解决医保不能异地使用的问题,让他们放心地和子女住在一起。如此,老有所依就是一个可期的愿景。(来源:中国公路网作者:谭山山)

相关链接>>2014高考备考之12月重点政治专题汇总2014中考备考之12月重点政治专题汇总全国2014届高三上第四次月考政治试题汇总全国2010-2014年初中政治试题汇总全国13-14学年高中上期中考试政治试题汇总全国13-14学年初中上期中考试政治试题汇总